白小幺

回归
杂食动物,各种cp安利都吃。
叫我小6就好⊙▽⊙。
文画都渣,坑品不良。
懒癌晚期,无可救药。

【周叶哨向/微伞修】结(新)

自从看了全职后一直萌着周叶,虽说写伞修的心都脏,哈哈,那我也认了。
(个人觉得伞修是不可缺失的,有了伞修才会有之后更美好的周叶。当然,不是没有就不行,主要是我比较萌(●°u°●)​ 」)
雷伞修的亲们一定要注意,此文内含伞修哦!*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及,这里文渣,坑品不良,求不打脸。

那么——action

chapter1
这是一个不同往常的冬天。
“真是冷得不行啊…”值岗的哨兵口中呼着白气说道。
“是啊,”悄悄的抖掉身上的冰屑,“真是不让人过一个好年。”
刚刚经历了一场经融灾难,国家还在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中摸索,又一场百年难遇的寒流接踵而来。
刚开始街上还遍布着兴奋于第一次见雪的市民,尖叫着去触碰自出生便只在照片里见过的冰晶世界,四处一片欢声笑语。
不过欢笑没过几日便停歇下来。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寒冻的人们开始畏惧寒冷,工作懈怠,无数植物在一夜间凋零殆尽,国家经济开始走起了下坡路。政府官员又一次开始失眠了。
连身体意志力顽强的哨兵也很难坚持值完以往轻松完成的岗号。更别提普通人,工作条件不好的地方已经有不少人冻伤。路有冻死骨的现象也开始屡见不鲜。
于是政府大笔一挥,学生早早的放了假,所有露天建设全部暂停,这就苦了哨兵向导——哪怕是上了回家的路,也必须在收到命令的一刻赶往塔内集中。
周泽楷便是这么被召回了塔内,原本已经在机场vip特殊通道检票的上将在登机的前一秒被专派去接杜明拦住,顺利赶往最近的总塔。
总塔,建筑占地最大,楼层最高,最稳固的塔,也是容量最大的塔。
不过只有在发生重大事件时才会召集各个分塔的主要负责人与少尉以上的哨兵向导来,所以平日里总塔都是空落落的。
只有一位中尉暂时隶属于总塔,那是一位向导。
中尉是向导这并不多见,但也不至于一定要拿出来提。而是这位向导是一位未结合向导,一位可以说成是堪比哨兵的向导。
他的名字,叫做——叶修。
周泽楷一直都知道,既他之前一直有一位斗神的存在,一位“m国第一哨兵”虽然后面只留下了斗神的称号,新建立起的——是“m国第一向导”称号。
这位斗神,不用猜,就是叶修。
叶修原本是不叫叶修的,没有记错,应该是叫做叶秋。就是因为冒名顶替的事,以及另外一些并未对外公开的事,叶修硬是从上将跌至了一位无产阶级,发配至各个分塔工作,奋斗了好几年也仅仅做到一点一点的升回中尉。
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周泽楷难得的有些好奇。
变成叶修后,叶修倒是一改之前的低调,时不时在电视上露露相。
几乎每一次亮相都是一大堆哨兵疯了一般拥护着,如果这时有一句稍带诋毁叶修的话,难说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否会被带动情绪的哨兵群殴致死,难说啊难说。
所以小周上将还是见过叶修的真容的。
所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周泽楷在第一眼就把大刺刺的出现在一堆未结合中的叶修给发现了。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不对,好像剧本有误,一见钟情什么的才不可能呢!还是日久见人心才对,要多多了解才行啊。。。
谈及了解,抑制不住的好奇促使周泽楷跨出一小步,随即顿住。
自己…在干什么?
“咦,这不是小周吗?”迎面走开的是刚从会议室走出准备迎接m国第一哨兵的陶轩。
周泽楷顺势拉回思绪,低垂下眼帘,迅速收拾好了剩余的情绪波动。仿佛之前的一步是因为不熟悉路而随意跨出的一步。
“会议室在这边,跟我来吧。”陶轩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闷瓶子的情绪变化,毕竟周泽楷一向是很难让人明白在想什么的。也就只有号称人形翻译器的江波涛才能弄得明白吧,枪王大大的心思。
不过陶轩还是很希望周泽楷能够调入嘉世塔的。自打叶修离开后,继任的孙翔实在是有些难堪大任,没有好几年的磨砺是不可能真的放心的放出去完成任务。
还好近些年没有太大的事务需要哨兵长亲自带队完成,不然还真不知会成个什么样。
叶修…是不可能再回到嘉世了。所以周泽楷,成了最佳的选择。
可惜的是,这第一哨兵似乎非常坚定的留在轮回。因此陶轩也只能在台面下不着痕迹的拉拢巴结一下。或许时不时就会来一次世事无常不是?
好在周泽楷也很给面子。比那个在嘉世呆了4年仍是一张嘲讽脸的叶修不知好到了哪里去了。
至于这些小心思,不远处的叶修就算知晓了也只会随即抛于脑后。
用叶修的话来讲就是:“喜欢哥的人多了,讨厌哥的自然也不会少了不是。”
至于第一哨兵居然也会险些控制不住情绪?
之后不是控制住了吗?最后?那也是最后的事。
总之,这时的叶修是一点也没把自己感觉到的事放在心上。
会议室里很安静,尤其是来了韩文清,而黄少天还没到的时候。
周泽楷点点头便随意挑了一个位置坐下。偏头撇了一眼摆在墙角的摆钟。上午10:56,距离正式开会还有4分钟。叶修还在一群未结合哨兵中央晃荡真的好吗?周泽楷忍不住想。
不过这些闲余的想法在黄少天到来的那一刻不得不烟消云散。
“啊!你们居然已经到了。队长他们居然已经到了!啊!我们居然到的那么晚吗?外面真的好冷啊!从今年起是要进入冰川时代了吗?我觉得我的嗅觉都要被冻住了!什么?我不要坐周泽楷旁边,会死的,会闷死的。我坐门口那个,队长,我们坐门口…”
一进门就是一接连的话砸下来。真的是可以做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周泽楷心中才没有小小的送一口气,黄少天没有坐到自己身边什么哒!
回想起第一次不明情况的在黄少天身边坐下之后的感受——好气哦,到还是要保持微笑。
10:58
一个人影悠哉悠哉的走进会议室,嘴里还叼着一支烟,果然就听到黄少天大喊着:“有没有搞错,我要死了,快把烟灭掉啊魂淡!”另一边陶轩冲上去就要把烟抢过来灭掉。
随意的躲开陶轩扑过来的身体,理了理并不是特别乱的领带。
所以说开会就是麻烦,还要穿正装。一向壮哉我大Tao宝的叶修表示很不爽。
走近会议桌,随手灭了烟,看了一眼会场,立即找到了最后的空缺——周泽楷旁边的座位。
“hi小…噗,小周。”打了个照顾,完全没有顾及身边是个未结合哨兵这种事,大大咧咧的坐下,看得一边的冯主席险些又犯病。
转念又只能自我安慰,要习惯,反正叶修这种举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周泽楷显然有些惊讶,之后摸摸鼻子道:“前辈好。”
“那家伙叫什么前辈啊。”黄少天在一旁小声嘀咕。
“前辈…就是前辈。”周泽楷在心中暗念。
只是…前辈在身边,稍稍,有些开心。
11:00,冯主席开始讲话,黄少天却还在喋喋不休的和喻文州聊着什么。不过迫于冯主席还在,并没有太大声,也就不会影响到叶修这位向导。
至于周泽楷嘛…只能让他自生自灭。
周泽楷尽力调低了五感,可惜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正如队中流传得那样:其实只要把黄少天扔进敌军哨兵营,那场战争就胜利了。
黄少天的语言攻击的确是个利器,尤其是对五感特别敏感的哨兵而言。
才不会说出周泽楷上将已经开始考虑这种计划得可实行性的事情呢!
台上还是以冯主席的轻咳声开始:“咳,近日诸位也感觉到了,历史最强的一次寒流波及了国内。刚刚抗击完经融风暴的m国,无力抽出更多的资金去抗击寒流。因此,这次的寒灾,还只能依靠各塔组织,群策群力,众志成城,才能让所有人,过一个好年!”
叶修打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会议的目的。一听冯主席讲完,立即表了态:“自然是听国家安排。”
喻文州,韩文清,王希杰这些自然也是心里跟明镜似的,纷纷应和。陶轩即使心里有什么小九九自然也不至于拿民众的利益开玩笑,也是应和着。周泽楷仅仅是愣了一下,也在冯主席眼神试探过来时微微点了点头。在任务方面,第一哨兵,联盟的脸,从未让冯主席失望过。
于是,冯主席终于能安心一些,睡个多日未有的好眠。
难得的,一场会议开得十分和谐。
叶修甚至轻松的在“老冯”眼皮子底下从“老陶”手里讨了几只烟。
看得周泽楷又是一皱眉。
接下来叶修就静待上面通知,自己又该到哪个塔报道了。在这之前,叶修的日子是自由愉悦的,就是冷了些。
15:15,闲着没事的叶修正叼着烟在新兵营内晃悠。没想还遇见了老熟人。
“啊!老大”一个已结合哨兵“唰”的一下拉着自家向导出现在叶修面前。
叶修笑笑:“你和小罗进展挺快嘛,已经精神结合了?兴欣近日怎样?”
来的正是包荣兴,叶修还是习惯唤作包子。
包子是在叶修外勤时捡来的。这位哨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转变。还能脱线的拖着同样已经开始转变,但注意的重点完全错误的向导罗辑四处跑。竟然还成功躲避开了身后的追兵。
叶修见两人也是人才,通通精神暗示,忽悠进了塔里。因为塔好歹也算是国家机构,装修、资金等方面自然不是一般街边混混的集中营能比的。刚开始包子还当是入了什么不得了的组织。从此见叶修就是“老大老大”的喊。
之后去新建塔——兴欣时,叶修也把包子与罗辑捎上了。
至于两人能搅和在一起这件事,叶修也表示很意外。
“报告老大,兴欣一切都好,陈老板要我给你带一声好,苏副队要我警告老大你少抽烟。”罗辑听到叶修露骨的话稍稍红了红脸,听到包子之后的汇报愈发觉得丢人。给叶修一个示意默默拉着自家哨兵走了。
叶修也只能感慨:这就是爱情啊…
两个新人自然是无时无刻不想腻歪在一块儿。
不一会儿两人就又回复到了平日的相处模式。
“哇,那个人动作好奇怪,是不是天蝎座的?”
“那是哑剧。”一旁的罗辑捂着脸,硬扯着包子离开了。
“哎,别拉我啊!”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飞快,塔内的叶修则是闲得快长叶子了。
17:14,包子终于拉着罗辑,带着一堆莫名其妙的书回到塔内。
刚回塔就撞见还坐在大厅里闲聊的叶修。
“啊,老大。”包子再一次蹦哒到了叶修面前,趁叶修注意力分散的一刻,夺走了叶修手中的烟头。
看着包子手中熄灭的烟头,叶修只能摇摇头。早知道不该把包子这样实诚的哨兵带去兴欣,都被苏沐澄那妮子教坏了。
“咦?怎么来了塔里也没有看见开会呢?不是11点吗?都没有人呢?”
叶修这才知道,这次兴欣派来参加会议的代表人就是眼前的包子与罗辑。顺便就在总塔完成身体结合,听到身体结合叶修也忍不住瞥了一下一旁的罗辑,见罗辑仅仅是有些脸红后没有言语。
当然也毫不意外的,在路途中遇上了一点“小”意外,关于是什么意外,叶修也不想更多的做探讨了。包子神奇的神经回路叶修已经在兴欣的1年里见识了无数次。还是不要试图去理解的好。
反正也只能打击自己不是?
第一向导无能为力的事,get。
站起,缓缓地伸了一个懒腰。
“那是上午11:00,会议已经结束了。”叶修摇摇手腕,有些无奈。
“这样啊…那…我们能够晚上完成结合了吗?”包子一脸兴奋,让叶修总觉得包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毕竟包子以往对结合并不是很在意。
“他把结合当做洞房了,刚巧他觉得他觉得是时候结婚了。所以就在兴欣完成了精神结合。”叶修自然不会在罗辑面前设防,所以读到叶修心思的罗辑很尽职尽责的为前队长解释了一下。
包子自然是听到了,也不是特别在意:“不过老大你也是时候应该结婚了吧…”接下来就被罗辑捂上了嘴。
至于是用哪里捂的?今天的风儿真喧嚣……
叶修听了包子的话,反倒笑了笑。
是时候…该结婚了吗?
包子的申请自然是被延后了,马上就要组织抗灾了,塔里哪里有心思安排身体结合这样麻烦的事务。双双都被打发回了兴欣报道,这点倒是让叶修有些唏嘘。
“哎,老陶,你说我这次会去哪个塔呢?”叶修自然地靠在门框上,摸摸口袋,没烟了。
“我怎么知道,你消停些就行了。”陶轩正被手中的文件缠得头疼,见到让自己头更疼的人心情自然不好。如果不是记得叶修好歹还是第一向导的份上,陶轩早想抄起扫把送客了。
看陶轩这里没有什么有效信息,叶修走向冯主席的办公区。
“老冯啊,你这有没有烟抽啊?”一句话,就直接让冯主席多年的修养拿去喂狗。
强忍住心头怒火:“叶修啊…你是向导,最重要的,你是第一向导,总是离不开烟怎么能行,而且你马上就要去和蓝雨塔里的一群未结合哨兵打交道了。还不调整一下状态怎么能行?”
一听到重点,叶修烟也懒得要了:“蓝雨是吧,真是没有新意,那些没争到哥的塔该哭了吧。”
没有应和叶修的垃圾话,在得知叶修的主要目的不是要烟后,冯主席松了一口气。
这个第一向导多在总塔呆一年,都是要折他们一众人的寿吧!一定是的!
叶修打听到自己想要的,自然心情愉悦不少,正准备上楼收拾收拾行李,就几件衣服和几样洗漱用具。
偏头一看就看见了站在楼梯口无比明显的周泽楷。
那不是联盟的脸吗?怎么在哪?
叶修有些心里犯嘀咕,不过还是走了过去。
周泽楷现在心里有些乱,尤其是叶修看过来时,甚至于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寒毛的战栗。
刚刚被告知了一个特殊任务,而周泽楷认为这个任务貌似并不容易完成。
要是有能听懂自己的话的人在就不至于这样了吧…枪王大大表示有些忧桑。
“前辈。”
“嗯?”
“跟我走。”
???即使老练如叶修也愣了片刻,不过这个片刻在周泽楷眼中真的不算长,“走吧。”
“不过小周,先让我拿一下包可以吧?”甚至没有多问一句,叶修配合得简直让枪王大大惊讶了。
问都不问一下真的可以吗?枪王大大表示有点凌乱。
其实是枪王大大不太了解情况啊…
由于叶修大大在国内呼声一向很高,每一次分配塔时都如同打仗一般,移花接木,声东击西。为了骗过不法分子安全局是使尽浑身解数。
每一年都是新的。叶修都不禁感慨:安全局的创新能力全耗费在这上面了。
每一次的转移行动自然都会派专员负责。而这个专员一般都是中将及以上的哨兵,这一次更是派出了周泽楷。
对于是否真的是去蓝雨这一点,在叶修看到周泽楷的一刻心里就已经有判断。
反倒松了口气。看着那两只上将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单身狗表示被闪瞎了好吗?明明是两只哨兵。
好吧,其实叶修对秀恩爱的不满并不太大,更重要的是蓝雨没向导!整个塔连个少尉级别的向导都没有。哨兵倒是一抓一大把。人称:和尚塔。
所以即便是叶修,到了那里也是压力山大。
得到不用去蓝雨的判断,不得不说叶修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不过——
老冯居然也开始坑人了,这倒是让叶修很意外。
“可以。”周泽楷很快将自己的状态调整至最佳。
对于周泽楷的回答叶修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在枪王大大风中凌乱时就已经走到房门前。
周泽楷是未结合哨兵,即使叶修因为工作特殊住在6楼并没有其他未结合哨兵,向导的一楼。也不能随意进出,只是在大厅的楼梯口等着。
输入房间,比对手环。自从被运送到总塔以来叶修就被看管得严严实实,想逮个缝隙溜出塔溜溜都是很难的事。
叶修的房间和他人一般,简单得不敢相信这就是第一向导的房间。
除了塔内提供的基础设施,就没有什么私人物品。就连那唯一不是基础设施的电脑都是冯主席批准公费出资买的。
“哥现在穷啊。”是叶修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别说得以前叶修大大你富过一样好吗!
提起扔在床边的背包。没有丝毫的留恋。如果不是不关门会有警报提醒的话,估计叶修连门都记不得带上吧。
…吧
回到大厅
周泽楷正在正在擦拭自己的爱枪。听说红的这把叫做荒火。还有另外一把,蓝色的,叶修却是记不清名字。谁叫以前老冯和防什么一样将周泽楷护得死死的,怎样都不让叶修接近这位联盟的脸。
和自己的精神向导用一样的武器这点确实挺犯规啊!就不知道第一哨兵的精神向导长得和本人像不像了?叶修不禁有些好奇。
不过…仅限于好奇。
【想象一下一枪穿云和周泽楷并肩射击的模样……真是美好。】
窗外的风景飞快的闪过,留在脑后。桌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叶修闲着无事,无意识的用食指时不时的搅动空气中的白气。
湿湿的,暖暖的。
这全m国第一哨兵确实闷了点。叶修心想。
不过这种事若是能困扰到叶修,那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周泽楷只是安静的盯着叶修的小举动,看上去意外的有些萌。
“小周啊,我们这是要去哪?如果是去蓝雨塔的话应该不是坐这趟快铁吧。”
说着话的某人终于放过了无辜的热气。其实是因为热气已经变得稀少,叶修端起来喝了一口,复又放下。端着一副全局尽在掌握之中的姿态。
真的是完全不像一位向导。
“特训。”
因为任务没有提到要对叶修保密,周泽楷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还有人。”
“特殊部队啊…”叶修难得有些惆怅,之后便拉上敞开来的外套拉链,望向窗外。
安静一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
周泽楷不清楚叶修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只知道前辈的心情似乎不是太好,除了治疗以外无所不能的第一哨兵对读心也是没有一点天赋。
还好周泽楷已经习惯了安静,只是不希望前辈不开心。
“前辈。”周泽楷拿出了一把黑蓝相间的手枪,枪是特殊定制。
“怎么?”叶修扯了一个笑脸,他对这个第一哨兵还是挺有好感的,至少人还是不错。
特别老实一孩子。【叶修大大你确定?】
“帮忙。”
难得枪王大大开了金口,叶修也不至于喷垃圾话破坏气氛。
再者,对着小周,垃圾话也喷不出口,老魏那些也就罢了,对着小周?还是算了。
“我平日里很少捣鼓这些,枪都是逮着哪把用哪把,没弄好可别怪哥。”
话是这么说的,叶修还是很认真的看了看枪身,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白巾仔细擦拭。
好歹当初也是和某人呆过那么长一段时间,叶修的技术那是毋庸置疑的,之前的话仅仅是一句场面话。
几乎从叶修认真擦拭的那一刻开始,周泽楷的眼神就变了。
叶修的神态也变了,变得祥和,安静,与平日的随性是完全不同。
周泽楷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却在心底笑开了。
从之后回想起来或许就是在那一秒沦陷,当然也可能在之前。
陷入便不可自拔。
但那时的自己,还什么也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之后发生的一切,是那么让人猝不及防。
后文有微量伞修出没,触雷请跳过。
———————————————————————————————
“前辈,很擅长?”
沉静半晌,看着认真的哨兵,叶修有一瞬间的愣神。
很快,一闪而过,而周泽楷捕捉到了。
“…我曾经有一…位好友,玩枪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这不是叶修第一次说这句话了,今天却难得的有了一些停顿。
“前辈,喜欢?”
摇了摇头,“当初不怎么喜欢枪这种东西,但真正接触到又觉得欲罢不能。”
回想起相遇不久的时候,第一次看见枪的场景。
“喂…喂!”看着眼前手持一把毫无特色的手枪完美的实现押枪的一刻,叶修不得不承认,那时的,还不成熟的自己有一瞬间的慌乱。
押枪叶修只在理论上与苏沐秋讨论过,没想到会被苏沐秋完美的在现实中演绎出来,除了激动,更多的是空白。
对,情绪的一瞬间空白。
“怎样?”押枪完毕的苏沐秋一脸笑容,脸上还贴着才贴上去不久的纱布。“这个礼物喜欢吗?”
看着一旁同时停下的秋木苏,叶修不得不承认,那时的自己就是被这个会为自己的一个未成形理论实践到成功为止的哨兵感动了。
“辛苦你了,这些日子受了不少伤,简直比天天出门打架还狼狈。”
然后就被要求:更多的强化枪手吧!
“更多类似于押枪的技术都会由我一一去实践的。”这是某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的原话。
不过搁在那个年纪,说出这种话也无可厚非。
可惜再没有以后。
———————————————————————————————
“现在?”
“不讨厌吧。”端起桌上的咖啡,又喝了一口。然后继续擦拭手中的枪。
一路无话。
路程也就40多分钟,在下车前叶修郑重的把枪递还给了周泽楷。
“枪王的名号果然不假,能够掌控后座力那么强的改造枪也是很厉害了。两把真的不担心手会废掉?”
周泽楷难得的微笑,暂时…应该还废不掉。
由于专车还没有来,暂时没什么事情可做的叶修大大干脆开始推测起了“接待”人员:“专车上估计会带上小事情吧。毕竟统一部署这方面他比较在行。”
“还有戴研琦。”
“那个妹子我可应付不来,每次在她面前都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和男哨兵说话。”因为有周泽楷在旁边,叶修最终还是忍下了抽烟的冲动,干脆从口袋里掏了一把棒棒糖出来随便选了一根堵嘴。
“嗯。”这一点周泽楷表示非常赞同,虽然语气中听不出什么变化,可叶修可是向导,周泽楷感情的微妙转变自然一点不落的被叶修接受到。
“小周啊…”
“嗯”
“我觉得我们应当提前行动了。”
1——
2——
“嘭——”

已经快一年半没更文了。再等我16天,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大雾】叶修我的hhh

【新年贺文】多cp 拉灯

新年来一发新年贺文。

夜雨声烦 8:42
我擦擦擦擦擦擦…你们看见了吗?

八音符 8:42
什么情况!!!!!!!!!

枪林弹雨 8:42
亚历山大。。。。。。。

一枪穿云 8:42
呃…

君莫笑 8:43
一上线就看见这群闹腾,黄少天你又在吵什么?

沐雨橙风 8:43
呵呵。

王不留行 8:43
你们看联盟官网。[链接]

几乎立即所有人都迅速的戳了进去。

夜雨声烦 8:43
所以你们这群人都还不知道吗?????

夜雨声烦 8:43
咦?没人了。

索克萨尔 8:44
少天,别刷屏。

“队长你就坐在旁边就别在QQ上发了嘛…”黄少天一个后躺倒在喻文州身旁。

“呵呵,我倒是挺期待那群人的反应。”喻文州的声音从头顶穿出。黄少天忍不住歪头睁眼去看,就对上喻文州温柔的眼神:“队长…”

“新年快乐。”

“啊啊啊!这应该是我先说的!!!队长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快乐!”黄少天扑上去整个头埋在喻文州怀里难得的红了脸。

拉灯。

海无量8:50
卧槽。不是吧…@冷暗雷 林敬言大大我选择死亡,看我真诚的眼神。

君莫笑 8:51
废物点心你还真是越来越…干脆把你嫁给霸图,换个乐乐回来得了。

百花缭乱 8:51
叶修你什么意思啊?还有,别叫我乐乐!

一枪穿云 8:51

与此同时——

“啧”没抢到,周泽楷盯着自己的手,难得有些怀疑是否是因为自己的手速问题。

张佳乐虽说在QQ里表现得十分激动,倒是很快就平静下来。

“大孙啊…我不想去。”张佳乐不断从孙哲平手中夺过自己的辫子

孙哲平干脆把人整个圈在怀里“那就不去好了。”

“我还没下线啊!”挣扎

“等会再下。”拽。

“呲啦”电脑一黑,两人静默两秒,“回床上。”

“嗯。”

拉灯。

海无量  9:00
所以说黄少天和张佳乐都下线了?

冷暗雷 9:00
难道你要参加活动?

海无量 9:01
难道可以不参加?

冷暗雷 9:01
你等等,电话开着吗?

君莫笑 9:01
所以两人这是在秀恩爱?

鸾辂音尘 9:01
两位大大请继续,我们安静围观就好。不过一大早就2333。

“喂?”

“喂?”

“你还住在哪里吗?”

“没,回去住了。”

“那我来了?”

“哐当”

“怎么了?”

“没没什么…”方锐慌忙之间大爆手速把手机拿住。

“咚咚咚。”轻轻敲上熟悉的铁门,不一会儿林敬言站在门前就听见里面慌慌张张的脚步。

“久等了,林大大。”

“没多久呢,方大大。”

“欢迎回来。”

“嗯…”

拉灯——

“好像有什么味道?”

“啊!我炖的汤!!!!!!!!!!”

君莫笑 9:10
哎——哥的老腰。诶?点心和老林也下线了?@大漠孤烟 你们真的有人会去参加吗?

大漠孤烟 9:10
我和新杰不会参加。

八音符 9:10
啊嘞嘞?连韩队都不去?

大漠孤烟 9:10
过年。

石不转 9:10
见家长。

八音符 9:11
原谅我想歪了。。。

君莫笑 9:11
勤务啊吉野家纱布我看看…

吴霜钩月9:11
叶神这是怎么了?

寒烟柔 9:11
估计被吃干抹尽了吧。

鸾辂音尘 9:12
柔柔你污了…

沐雨橙风 9:12
呵呵。楼上+1

八音符 9:12
我的三观啊…

叶修这边?

“小周…你…慢点…哈……哈…”

“前辈…前辈……”

温柔的含上,唇轻轻的落在叶修露出的脖颈处。

说不上完美的身材,在周泽楷眼里却十分美好。

吃干抹尽…真是一个很好的词语。

拉灯。

流云 9:14
@飞刀客 刘小别前辈,新年就不pk了,新年快乐!

飞刀客 9:14
呃呃呃…新年快乐。

刘小别耳垂莫名有些红,坐在电脑面前的卢瀚文也是小脸通红。

好想见到他…

好想见到前辈…

战斗格式 9:15
前辈们新年快乐。

灵魂语者 9:15
新年快乐!

涛落沙明 9:15
新快!

生灵灭 9:15
大家新年快乐!

鸾辂音尘 9:15
新年快乐!

碎随风 9:16
新快!!!

风景杀 9:16
新快

一叶之秋 9:17
新年快乐。大过年都起那么早。

唐三打 9:17
新年快乐,你不服?

一叶之秋 9:17
你什么意思!?

沐雨橙风 9:18
新年快乐,楼上破坏队形自重。

一寸灰 9:19
前辈们新年快乐,也代为英杰道声新年快乐。诶?我破坏队形了吗?

毁人不倦 9:20
新年快乐。

包子入侵 9:20
我也来,新年快乐!小弟那份也在里面了。

逢山鬼泣 9:20
新年快乐!!!

鬼刻 9:20
新年快乐哈。

昧光 9:21
谁是你小弟了,新年快乐。

包子入侵 9:21
看吧,被插了。

昧光 9:22
谁…

“被插…了”门被“哐——”的大力推开,门外是正在喘气的罗辑。

等待着的是包子的一个大力拥抱,“小弟,新年快乐。”

“…小弟可以去掉。”

Q群内闹腾成一片,但两人已经顾不上了…

拉灯~

“我是当前在荣耀专区播报的记者小轩,”镜头面前小轩维持着标准的微笑,心下却是打着鼓,请务必别记住我的脸!!!“这一次联盟位每一位选手都发了邀请,不过遗憾的是…好像大多选手都选择了拒绝。到场的仅有…”

“咦?结果最终只有老夫一人来了吗?那群人也太不讲信用了吧。冯主席,扣他们工资啊!”转头,中枪的冯主席已经倒地了。

“药…药…”

“我觉得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魏琛对着摄像机抽了一口烟“不过荣耀新年祭估计是没有了,现在为您转播的是哔站拜年祭。哔——”

全文完

—————————————————————————————除夕当天赶出来的,写得比较急,双鬼之类的西皮,都没来得及着,发糖…难道还能期望我在亲戚堆里写【笑】新年快乐哟!

【双花】再见(He,He,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偶尔也想来个新年见面梗,短篇完结对我来说是个挑战,让我尽力试试吧Orz。
私设有,然后设定是两人以前都是特警。
打滚求小红手小蓝手哼唧。

“大孙?你在哪啊?”现在是冬天,张佳乐把半张脸埋在围脖里用闷闷的声音问道。没估计到这边居然这么冷,太失策了。

“我快到了,你先去旁边那家咖啡厅坐坐吧,注意保暖别感冒了。”电话另外一边传来孙哲平的声音,让匆匆忙忙赶往这个陌生城市的张佳乐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你才会感冒呢!”

“嘟——”挂断电话。

还是那么任性。孙哲平摇摇头,脚步在不知不觉中轻快起来。

说起来两人也是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自从自己受伤提前退役张佳乐就卯足了劲,发誓赌咒要把那个弄伤自己的地下组织一锅端了。

这不是,前不久才上了新闻的,赫赫有名的地下走私集团头目被百花特别警卫队成功捉拿归案,只有少部分余党还在追捕当中。不然今年估计也见不到乐乐了。

“大孙快接电话,大孙快接电话…”手机又开始响起来,一边响还一边震动,孙哲平一个手抖险些把手机从手里摔下去。“喂——”

“我到咖啡厅了,大孙你倒是快点,我等会儿还想去看场电影的,都快来不及了。”电话那头的张佳乐脱了围脖说话也清晰了许多。估计开着免提,搅咖啡的勺子敲在杯子上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快到了,我已经到广场上了,是熊猫咖啡厅吗?”

“是是是,靠窗第二个。”张佳乐朝窗外望去,因为是落地窗,所以找人并不是太麻烦。

“我已经看见了。”嘴边的笑意加深。过了那么些年,乐乐还是爱穿粉色的衬衫,真是一点没变,特别显眼。(其实外面的毛衣不是粉色的好吧,粉色的衬衫只露了领子那一截好吧?你是怎么看见的!重点呢?大孙:乐乐穿什么都好看。)

“那就快点。”张佳乐没看见人,干脆转过头帮孙哲平点了一杯摩卡。

“乐乐。”两个声音,一道从手机内传出,一道,来着眼前这个人。

突然一种冲动,张佳乐就这么突然扑了上去。当然没有嘴对嘴。孙哲平把张佳乐的头按在自己肩头。脖子那里立马有些凉。

“哭了?”

“没有。”

“过去的事就不提了,我爱喝摩卡你倒是现在都记得。”

张佳乐也平静下来,完全没有尴尬的意思,松手就靠窗坐下,顺带还拍了拍旁边的座位。好在这个时候咖啡厅没什么人,咖啡厅里也没有设监控摄像,不然被拍下来麻烦还是不小。

“又不难记。”张佳乐又开始搅咖啡。

“想看什么?”孙哲平喝了一口摩卡,盯着许久不见的搭档问道。

“荣耀3。”

“…那就去吧。”孙哲平几乎是立即打开手机订了票。顺手一翻:两人份的可乐、爆米花是双人特惠。毫不犹豫的订了下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多双人优惠。孙哲平表示有些不解。

“时间还有,先去逛逛?”

“好呀。”张佳乐起身就要走,被孙哲平一把拉住,一个柔软的东西往头上一套:“还是那么马虎。”

“我不过是忘了。”张佳乐,转过身小声抱怨了一句。

像以前一样拍拍面前人的头,“你可别把自己忘了。”

张佳乐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

一路无话。

倒不是气氛尴尬,而是默契到一个眼神就知道该干什么,没有说话的必要。

走在路上,看见众多五花八门的广告孙哲平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咧开嘴笑,招来张佳乐的斜视:“干什么那么开心。”似是疑问,又似是抱怨。

“没什么。”

最终张佳乐去买了一袋子的甜点,孙哲平去买了一些茶叶。正准备上顶楼,“嘭咚——”不是很大的声音,但还是被孙哲平和张佳乐注意到了。神经瞬间紧绷…快跑,张佳乐对着孙哲平做了一个口型,孙哲平也立即领会了意思,可退役后到底还是疏于训练,身体跟不上意识,迟缓了一秒。

“笨蛋大孙。”这是孙哲平清醒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嘭——”震耳欲聋。甜点撒了满地。

“商业大厦4楼被炸掉半层,索性事发当时人流量不大,目前有两人受伤,一位重伤,一位轻伤。根据警方调查,这极有可能是之前的走私余党的报复行动。请近期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孙哲平现在在医院。他并不是重伤的那一个,他只受了一点擦挂的轻伤。最终是张佳乐扑上来为他遮住了爆炸一瞬大部分冲击。后果就是现在还安静的躺在重症监护室。过了2天才换到普通病房。

“乐乐,你才是笨蛋啊…”孙哲平坐在床边安静的注视床上的人。受伤的大部分是背部,脸倒是没有留下什么伤痕。两人反应也算很快,张佳乐才留下了一条小命。要是离炸弹再近些,估计张佳乐还能否躺在这里都是问题。

就这几天,叶修和周泽楷,苏沐澄和莫凡,唐柔和杜明,韩文清和张新杰,喻文州和黄少天,肖时钦和戴妍琦,李轩和吴羽策…

一群以往的同事都来探病,叶修先是就着两人约个会都能被袭击表示:“还真是幸运E。”然后又是一番嘲讽,最后要走时才对孙哲平低声说了一句:“照顾好他呀。”

被孙哲平称之为,终于说了句人话。周泽楷?从开始到最后就一句——“早日康复。”

韩文清倒是个行动派,第二天就赶到了,提着一篮子水果。张新杰又吩咐了一堆食物禁忌。然后两人又风风火火的赶回局里。过年了,更忙。

黄少天一来医院直接招来不少医生护士的注意。话太多,孙哲平感觉自己都快不能思考了。直把黄少天自己说得头晕,一个下午时光匆匆溜过。

要说一群人怎么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那还是因为戴妍琦在群上的八卦。

鸾辂音尘 09:37
我今天出差路过熙荣广场,好像看到孙哲平了!!!!【可怜情人节还要出差T_T】

鸾辂音尘 09:45
本着一探究竟的态度我下了车,结果真的是孙哲平和——张佳乐呀!!!!!真爱不解释。有图有真相[图]

鸾辂音尘 9:56
完成任务,我就不打扰两人的二人时光了。

然后根据之后的新闻一推测,也就什么都知道。对此戴妍琦还很内疚了许久,也就是后几个去见孙哲平。见面反而说不出话来,最终也只是轻轻说了声:“抱歉。”

孙哲平握住张佳乐那天戴的围脖,“这不能怪你。”

三人无声的度过一个上午,然后就迎来了方锐和林敬言两个人,方锐直枪而入,完全没有平日的猥琐气息:“相信我,没多久就会醒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就在零零散散的慰问中度过了最最煎熬的前两天。直到张佳乐转入普通病房。

Q群早在推测出结论的那一刻炸开,刷屏的有,叫嚣着速度把破坏分子捉拿归案的有。导致没有黄少天在线,打开QQ群里的消息也一直维持在99+

“问题不大,很快就能醒了。因为他有些轻微脑震荡,所以刚醒来会犯晕。根据麻醉时间估计下午就会醒。”因为两人都是特警,医生的态度也算和蔼。孙哲平点点头拿棉签沾了些水给张佳乐。

煎熬的等待,孙哲平终于理解为什么之前自己重伤醒来那一刻张佳乐会失态到直接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到以后很久都会被拿出来在群里说事。

因为被痛苦的等待一点一点磨去耐心,总有一种下一秒面前的人就会消失的不安。任何人都不愿经历…

“唔——”张佳乐微微动了一小下,好像是想伸懒腰。

这人还当自己是刚从家里起床吗?孙哲平这一下才算在这几天里完全安心下来。

“我这是…在医院?”张佳乐一脸茫然。

“你说呢?”孙哲平揉揉张佳乐的头发。所幸爆炸没有把这一头张佳乐宝贝很久的长发炸掉,不然还不得现在就从床上跳起来。

“我想想…我之前,好像在逛街…然后…啊!那场电影呢?”

“托那个炸弹狂人的福,没看成。”

“甜点呢?”张佳乐一下就失了精神。

“伤好之后买给你。”孙哲平自然是见不得张佳乐不开心,立马承诺。

张佳乐听了好受了一点。身子一侧倒在孙哲平怀里:“大孙…”

“嗯。”

“我是不是真的很不走运啊…每一次约你去看荣耀都看不成。上次是荣耀2,结果最后是一个人在手机上看的。这次看见荣耀3出来我是很开心的。结果…”

“我们可以之后一起在手机上看。”顺利的把一头的毛理顺,孙哲平给张佳乐扎了一个辫子。

“大孙…”

“怎么?”

“还记得你之前说的让我别把自己给忘了?”

“记得。”

“其实就算我把自己忘了也无所谓吧,不是还有大孙你吗?”

“张佳乐。”

转头。

张佳乐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一吻天荒。

“以后不许在危险的时候扑上来。”

“不…唔——”吻上。

“哈…唔——”甚至来不及说话,再次吻上。

…往复几次,张佳乐终于求饶。

“嗯…”非常不甘心的答应了。

“快点好起来。然后…一起去看荣耀3。”

“嗯。”

窗外下起第一场学,飘飘扬扬。

据说群里的图与事迹莫名外传,虽说脸部被打了马赛克,但也立即引起众腐男腐女的轰动。一群回复:“又相信爱情了。”至此之后便有了一个真爱贴吧,名叫全职双花。

“大孙!”

“怎么?”

“我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还错过了情人节!”

一把拉过,压住。

“没事,我们还有很多个情人节…”

拉灯⊙▽⊙

全文完

—————————————————————————————
感觉结尾渣呀。
本文有几个隐晦的小亮点不知道有木有人发现呢?【发现的在下面评论里说一下让我知道有木有人get好吗?】
那张图是什么嘛…请自由的…
其实一直很萌双花这一对啊啊啊啊啊啊!所以不忍心虐,但纯欢脱向…我并不觉得我写得出。(主要是因为和你脑洞不符吧喂!)
再见=再次相见,才不是虐文呢!
总之,食用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