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六六

回归
杂食动物,各种cp安利都吃。
叫我小6就好⊙▽⊙。
文画都渣,坑品不良。
懒癌晚期,无可救药。

【全职高手】结 13(改编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chapter13

记得当初离开嘉世,也是一个冷冰冰的下雪天。

那时候的叶秋,不,是叶修,除了曾经的第一向导这个只会增加自己的危险度的称号以外,一无所有。不过就连说出这个称号,估计也没有太多人会相信。

就像陈果会回答自己:“其实我是苏沐橙。”一般。

不过现在似乎什么都拥有的自己,也会在这样一个雪天,再次变得一无所有。

“当你的套路不再是套路时,你就过时了。”

不知道是哪位不服气的向导曾经这样嘲讽过他。叶修当时是怎样回应的?

对了,叶修只是淡定的点燃一只烟,就把那个向导当场气得不行。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叶修身后,有些时候还真是羡慕哨兵的听力,至少不会像向导那般,一走神就别人凑到耳根前都不会注意。

半走着神,叶修饶有兴致的随口问道:“真的过时了吗?”

“…”完全不明白叶修的心路历程的周泽楷自然是听不懂的,只能够持续的保持沉默。

不过叶修显然说完这句话就不准备再说了。

只是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过道外,就抖抖身子走了。

“哇!我怕是遇到了一个假叶修!回来这个不会又是假的吧!假的吧!”

“黄少天,我觉得养你还不如养只鹦鹉。”魏琛一脸嫌弃的看着黄少天从叶修一声不吭走后迅速从椅子上跳起等一系列动作。

“我比鹦鹉有用好多了吧!”

“但没鹦鹉好看。”

“我说的是叶修,谁要和鹦鹉比!”

“话说回来,真的假的我还能不知道吗?”

“那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当然是…”魏琛故作高深的稍微顿了一顿就收到了黄少天的白眼一枚。

“说呀说呀,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啊?啊?”

“我错了,你不是鹦鹉,你是鸭子吧。”

“有本事你别岔开话题啊!”

“好了,少天,你去准备一下派人注意着点叶修,别人救回来没一会儿又给送回去了。”喻文州看着两个年龄差距都快有8年的人,吵的形式还是如同在训练营里的那些时日,几年没再见面也没见两人有什么生疏。

黄少天却是第一次没有立马响应喻文州的建议:“叶修?早就有第一哨兵贴身盯着了。”

“那两个人那个黏糊劲,啧啧啧。”在怼叶修这方面两个人又是出乎意料的同仇敌忾。

周泽楷陪着叶修安静的走,叶修走在前面,周泽楷就一步一步的跟在后面。

一步一步,貌似是步入了一个神奇的节奏,伴随着一次一次平稳的呼吸,一点一点融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如同在冰雪世界里被冻得浑身僵硬的疲惫旅人滑入温暖的温泉水的那种令人战栗的舒适感。周泽楷的一晃神,再次眼神聚焦时已经是叶修凑到距离自己不离1cm的位置。

“前…前辈…前…前前辈。”周泽楷回过神以为是自己不注意时撞上去的,赶忙想要往后退,却发现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小周,你是第一次被向导引导吗?”叶修笑眯眯的凑得更近了一些…


【全职高手】结 12(改编版)

啊…感觉完结不了了,每天的脑洞都是新的【放弃写大纲的咸鱼】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chapter12

不知道是最近糟心事太多还是遭遇太刺激,早些年的回忆一股脑的冒出来。惹得叶修还是忍不住从抽屉里翻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存货”点燃。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存在感不怎么高的冷峻男子如同幽灵般出现在金发女子身后,仿佛一团黑雾,随时都能将眼前的妙曼女子吞入。

“怎么?等不及了?”

男子并没有回答,依旧是静静站在暗处。

女子似乎也早已经习惯,自说自话的继续着话题:“可惜Mr.叶几乎不怎么接招,实在是有些失算。不过能拖住这边的视线,也算很不错了。”

“真不愧是能和我们打交道如此之久的老对手啊…”

“厉害的可不止他一个。”莫凡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声打断了女子的话。

“那是当然,没有那些厉害的队友们,恐怕Mr.叶还在基地与我们好好相处呢。”

距离两人50km开外的叶修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啊嘁——”

“老大你没事吧!”包荣兴就是在这时冲进了叶修的病房。

紧随其后的还有一脸平静的罗辑,不忘在进门时礼貌的道了声:“叶前辈下午好。”

“老大你日子怪滋润的,还有烟抽,大白天也不用训练。虽然其他人也没有训练就是了…”

“嗯?“叶修听到包荣兴的话原本没准备怎么过脑袋,愣了一会儿才发现这句话内信息量挺大。”你是说,这几天都没有进行任何训练?“

“别说前辈你们,就连我们这些负责塔的建设的哨兵向导都被调到这边来了,路途上自然也不会有训练这回事。“罗辑在说这句话时就把门重重合上了,”和我们一起来的,几乎是全国所有已入塔的哨兵向导。“

叶修几乎是在第一句话时就撑起了身体,手中的烟灰都没有抖一下。

几乎是各种线索从脑间闪过,仿佛答案就在眼前,却总是上着一层薄薄的雾色,怎么也探不到。

“这些事还有谁知道?“

“我们是报道完就直接过来了,现在估计原营员都知道了。要知道,之前这里是精锐训练处。这足足多了几百倍的人过来。估计今晚不少人得打地铺,这一交流起来,不知道都得知道了。”罗辑虽然说得很冷静,很有条理,但话语间无不透露出心底里的不理解。对高层态度一天一换的不解,与未知且无法推算的未来的不满。

连罗辑这样理智的人尚且有这样的情绪,更别提别的哨兵向导们。还不得一点一个炸。

这次高层的决策也实在难以捉摸。这样把平日里珍藏的向导们就这么连交接仪式都没有就送来这个哨兵占大多数的基地真的没问题吗?

疑惑堆砌出来的问题简直可以提问上一天,可惜根本不会有人来解答。那么只能着眼于眼前。

“罗辑同志,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处境,请务必摆正这时你的态度。“

罗辑从来都不是一个蠢人,相反,他往往是一点就透。几乎是立即的,罗辑就恢复平日的理智。

“明白。“包荣兴反而在这时接了叶修的话头,虽说依旧是笑嘻嘻的,叶修却看到了包荣兴眼底的一丝认真与平静。

出门时是罗辑先出去的,包荣兴在罗辑出门后悄悄凑到了叶修身边:“老大放心,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

那拉出去如同被监视的黑帮老大的小弟的架势,却硬生生把叶修逼笑,眼里却是说不出的感谢:“一定。“

再次出门时,果不其然看见两个哨兵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

出于无奈,叶修对双方扔了一个空白的暗示,双方的行动都一缓,方才被双方的好友劝住。

一个塔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都会发生哨兵聚众斗殴的情况,更别提这样多数人都不熟悉还要被迫在狭窄的空间里共同生存。这对占有欲极其强烈的哨兵从来不是易事。

叶修揉着眉头,第一次有些不想以不变应万变的处事方式。

太过被动了。

“所以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当叶修坐到韩文清等人的面前时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有什么不同了。

“老叶,要不是我熟悉你,我真怀疑你是敌人派来的奸细了。“魏琛第一个打破了宁静,也让叶修终于获得了第一手资料。

“怎么?“

“只能归咎于敌人实在太熟悉你的手段,你的借力打力被人打回来了。“喻文州说话时是无比的疲惫,这个大胆的猜测一直到今天清晨才被证实。证实时反倒是内心一片平静。

“这场闹剧是我引起的?“

“你发的基地地址在上报单中上报给了高层。而就在同一天,埋在敌人里的内线也传来消息,那里是敌人的总窝。“说到这里,黄少天的表情依旧没有轻松下来。

“不久之后那个线人就被做掉了?“

“不,当然不是,他们给高层递交了战书,据说将不日进攻基地。你知道的,基地的位置早已经暴露了。同时还说同日将将塔一句覆灭。高层疑心有多重你也是知道的…总之就是,在没有我们这一群精锐后,高层很慌张,最终决定就是将一群新兵蛋子们都一股脑扔到我们这边。硬生生把基地搞成一个战壕。“

“呵呵,他们锅倒是扔得快,也不想想塔里没了哨兵向导那些精锐的仪器被带走又是多少损失。这一群来基地不添乱就不错的新兵能打赢的都得输。“说话的是方锐,自从知道这个消息方锐就窝着一股子火。当然,与其说是方锐,不如说几乎所有人都窝着这么一股子火。

而叶修,在喻文州开口后就彻底沉寂了。

让人摸不清他现在的心情。毕竟如果没有他的那一份报告单,或许高层也不至于一个激动就敢把全国所有哨兵向导送过来。不得不说,那群主席主任都万分相信叶修提供的消息,哪怕报告单里压根没有提那就是敌对势力的老巢两个字。

知道叶修对事件有了大致了解后,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

“总之,“张新杰在这时第一个出声打破僵局,”该送走的理解我们的想法的哨兵得送走。不理解的得安抚。安抚工作就先由我负责吧。“说话时忍不住还是朝叶修瞥了一眼,见叶修依旧没有反应也就收回了目光。”这次来的哨兵很多新兵的情绪波动较大,尽量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可能会有缓解…塔的守护需要一些老兵,所以之前参与基地辅助工作的哨兵向导部分也得回去塔。之后由…“

“由我来负责。“韩文清起身结束了这场异常沉闷的会议。

叶修这时倒是有了反应,第一个走出会议室,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这怕是个假的叶修。这是当时所有人的真实心理写照。


【全职高手】结 11(改编版)

终于见到了电脑,简直要哭出来。之后应该会恢复正常更新啦!

1     2      3      4      5    6    7    8   9   10  12  13

chapter11

“是叶修也不清楚他自己怎么就被运出的吗?”看着对着报告单发愁的魏琛,喻文州冥冥有预感,自己的头或许又得疼了。

魏琛没说别的,直接把报告单往喻文州手中一递,感叹了一句“想当初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

回归到报告单。

“来吧,描述一下你当时的细节。”

“还没猜出来?”叶修说着就笑起来,“你们一群人被一个假的人迷得团团转所以难以启齿?”

“滚滚滚,这报告呢,发什么群嘲。”

果不其然,魏琛话音刚落叶修就收到了来自魏琛的友谊直拳一枚。

“得,”勉为其难的受了一拳,叶修也终于有了些正形。“就如你们知道的,莫凡借助金发小姐强大的精神暗示骗过你们之后就借助手环成功黑入了防卫系统。正是借着我们初来,防卫系统还未彻底升级完成的空档,在控制了摄像头的情况下轻松借助刺客的熟悉将我带了出去。”

“就这么简单?”对此,魏琛有些不可置信。“且不说莫凡的潜力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强,这防卫系统可是那几位在你来之前就筹备了不少时日的,说破就破也未免…”

“只要将最初的建模识破,后面也不过是重复的公式计算罢了。”依旧是懒散的撑着脸,魏琛却猛然觉得坐在自己眼前的叶修变得无比陌生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话就打消了魏琛的顾虑。

“这是罗辑同学说的原话。”

“呸,罗辑我是知道,可你说出来怎么就总让人觉得可信度不大呢?”对于自己之前的错觉魏琛瞬间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刚才已经相信了呢?”

“谁信了?”

“呵呵。”

“其实…我觉得前辈,不,罗辑,说得在理。”一直在一旁旁观的周泽楷终于开口,可惜却直接站到了叶修一方,让魏琛忍不住用心痛的眼神看着这个原以为的队友,对周泽楷毫不留情的“背叛”行为表示谴责。

“其实这是事实,”不得不说,正经起来的叶修总是有一种令人无法反驳的气场,使得每次魏琛等人每次都只能跟着叶修的神奇逻辑走歪后再正回来。当然,大多最后都会发现,叶修虽然说得离谱,但是,是正确的。“关榕飞他们几个小伙子搞武器开发,我是百分之百靠边站,可这好歹术业有攻。这安全系统让一群搞武器开发的人去升级,估计他们来也就是看看警报系统电路是否完好,红外线是否需要更换的部件问题吧。软件升级?呵呵。”

“就是这个意思。”迫于魏琛的目光,出于礼貌,周泽楷还是出声解释了一番。

可惜魏琛并不领情。

莫名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的昔日神一般的少年表示很不爽!

直到整个报告单完成,魏琛只觉得自己就是没事找事。这两人合着早就组好了队,就等着刷他这个boss拿经验呢!

看完整张平铺直叙,却句句重点的报告单,喻文州突然发觉自己愈发看不懂这个以前的老队长了。

嗯,还是少天那样把情绪写在脸上的比较好懂。喻队愈发坚定了自己想法。

不过该头疼的还是得头疼。

是的,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矛头却直指总塔筹备有失,这样的直球扔上去,估计得把所有领导人物都给得罪个遍。这润笔,还得靠自己。

头疼…

而事件的中心人物,正出于一种及其深层的睡眠状态。

这种状态,自从连结断开的炸裂式疼痛后就再未在叶修身上出现过。

很奇妙的,叶修在闭上眼的瞬间就落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是彻底的安静,安静到仿佛一切都会被那片看不到起源也看不到尽头的黑给吞噬一般。

明明是一片黑暗,却令人无比安心。

睁开眼,是暖暖的阳光,栗色的脑袋正抵在自己腰间,嬉笑打闹的欢笑声在耳边回荡。

那是最最美好的年纪。

三个人,一个小木屋,温暖的阳光,微微湿润的空气,隔壁好心老板送来的热面,组成了回忆中少有温馨美好的画面。

最美不过少年时。

这也是为什么魏琛总是爱嘟囔着自己也曾是神一般的少年。

几乎是呼吸一窒,叶修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走到了那颗熟悉的梧桐树下。

那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也是,原以为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仅仅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树身,叶修就停下了脚步。

转而再次回到了黑暗。

再美,也不过是过去。

“金发小姐,看来这就是你无比自信的原因了?”说这句话时,叶修其实心里是没底的。不过多年来的经验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在敌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疑惑。除非是为了拖延时间。

“当然不是,”金发美女没有如叶修想象一般从黑暗中走出。反而是坐在梧桐树枝间,垂着两只白皙的腿,身上的薄裙随风飘摇,画面美得如诗如画。

叶修都忍不住想要吹一声口哨。

“这可是你的世界,我也不过是诱导你把它构建出来罢了。”

“那请问小姐又是为了什么要做这么…没太大意义的事呢?”

“当然是——”卖了个关子,但最后还是坦坦荡荡的说出了答案,“想看到你的过去啊。”

“一个人的过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

“是的,”女子显然对叶修的这番话无比认同,“所以我挺想通过过去了解现在的Mr.叶的。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语气里却并没有太大的遗憾。

“不过你还是猜出了许多,不是吗?”听到女子的语气,叶修就已经确定了,对方已经大致推算出了之后的发展。

“Mr.叶真是抬举我了。作为回礼,也告诉Mr.叶一个小秘密吧。强大的精神力,与所经历的痛苦是成正比的。所以聪明Mr.叶不妨也可以猜点什么。比如——我的过去。”

“我的荣幸。”

叶修的话音刚落,女子就又一次消失了。

仿佛叶修刚才仅仅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嗯,这就是我断更的原因_(´ཀ`」 ∠)__(´ཀ`」 ∠)__(´ཀ`」 ∠)_

成功摸了一下午鱼(-‸ლ),疯狂安利#带挂装逼,最为致命#!!

【全职高手】结 10(改编版)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13

本篇内有伞修!内有伞修!内!!有!!伞!!修!!重说三。

一写伞修作者就有点抽风,好吧,应该是更文的时候有毒,总之——加油!

chapter10

训练营地里很安静,外面的雪也下得很安静,雪花一片一片的飘着,暖暖的橘色灯光无声的与冰雪对抗。周泽楷在过道的床边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最后“啪嗒”一声,合上了门。

“呼——小周?你回来啦?”江波涛眯着眼睛帮周泽楷打开了门口的灯。

“嗯。”

“一切还顺利吗?”

“嗯。”

“要做精神检查?”

“嗯…”

“好吧,”见周泽楷眼底已经有了黑眼圈,江波涛及时结束了对话“时间不早了,小周也早些睡吧。”

回应他的是被子拉扯的声音。

“所以叶修带回的究竟是个什么?”韩文清喝着平日非常讨厌的咖啡,嘴里全是苦味。在这种时候感官增强真的不能更加讨人厌。

还坚守在电脑前的李轩耸了耸肩,摊开手:“这个东西有密码的,而且是一次错误就直接启动自毁的那种。”

站在一旁的郑乘风听到时也忍不住感慨:“这是同归于尽的架势啊。”

“伤亡呢?”

“最先回来的周泽楷小队同批次的搜索小队大都已经恢复体力,唐昊和孙翔两个都有些受寒,喝了姜汤还是有点低烧。”

“居然笨蛋也会生病吗?”张佳乐鼓着腮帮子吐槽道。炸药炸了一路,消耗了不少体力,必须得补回来才行。“孙翔最爱得六个核桃给他准备了吗?哦,现在最好准备两罐,不然等明儿两个又能扯起来。”

这时孙哲平恰好走了进来,拉起吃得正欢的张佳乐就开始数落:“你不早早洗了睡了还晾这儿干什么呢?”

“没吃饱睡甚墨水啊!”不过这点微弱而不清晰的抱怨很快的消失在门外。

“一群人都这么爱闹腾才扯出这么多事。”楚云秀自出事后也放弃了自己的美容觉,认真的呆在大厅。直到得到叶修平安归来的消息才真正松了口气。

之前一直沉默得不太正常的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迹。

好不容易回到正题,张新杰对终于能继续自己的汇报感到十分满意:“黄少天受了不少伤,但大都是皮外伤。夜雨声烦状态有点飘渺,估计一次性消耗太过,睡一觉就好了。林敬言和方锐情况好些,但是方锐的转型还是有些不稳定。也不知道叶修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

“还有两个。”

“周泽楷之前坚持守着叶修,现在已经回去正常休息了。叶修…情况不明。”

听到叶修这个名字时韩文清就忍不住皱眉。习惯了“叶秋”,叶修这个名字还真是怎么听怎么听不惯。

“情况不明?”

“对,情况不明。”张新杰说着就叹了口气,“向导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叶修的情况则是更加特殊。以他的实力,他只要拒绝了他人的精神,就谁也别想踏入他的精神世界一步。”

“毕竟…他有这个实力啊。“

暖暖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慵懒的下午,柔软的发丝,熟悉的感觉…

“喂,你说,枪手和战斗法师试不试超级搭?打遍天下无敌手啊!“

“你以为你哪里都能捡个哥这样的向导啊?“

“嘿,是一段时间没单挑了是吧?“

“来来来,沐橙,拿小本子来。看看谁输得更多?“

“那只是哥让着你!等着吧,之后打得你叫爸爸。“

“我等着你啊!“

我…可能等不到你了。

“嘶——“叶修捂着头坐起身时,屋里漆黑一片,身边安静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不知道还以为之前都是幻梦一场,自己仍然在那个令疼痛都深入人骨髓的地方。

“当真是老了。”按开床灯,叶修半撑起身子摸摸衣服。连口袋都没有,更别提烟了。好不容易找到个要抽烟的研究人员,从他口袋里顺走的烟也被用做了道具。

早知道就藏几只了…

但换了衣服也藏不住,想想就莫名忧伤起来。

“咦?叶神你醒了啊?” 袁柏清醒来就看到叶修正45°忧伤望天。莫名…就觉得好帅怎么破?【不,拿错剧本了。】只是觉得心一抽。该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吧?连叶神这样强大的心灵都抵不住吗?

“哦,没事,只是不小心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什么…事啊?“

叶修沉默了一下,那一下让袁柏清刚松下去的心一下又提了起来。该不会自己说错了什么吧?正纠结着就听到叶修轻轻的笑了一声。

“呵“的一声,笑声极轻,真的一不小心就容易误会成嘲讽。

“只是以前一个很厉害的搭档,他任务总是能完成得很好。“

“emmm…然后?“

“然后他死了。“

袁柏清突然就说不出话来。

“怎么每次我说的时候你们的眼里都只有怜悯呢…“叶修给自己披了件外套在肩上,真的好想抽烟…

袁柏清是真的不知道接什么话好,叶神用这种口气说出来”然后他死了”这样的话…之后的话听起来又像是个玩笑。

怎么办?袁柏清现在是连该不该比忧伤的表情都不知道了。叶神不愧是叶神,难怪能让各个队长对他都感到头疼!

“对了,小袁子啊?“

“叶神…求放过。“袁柏清下意识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这时倒是叶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说完这句话袁柏清就夺门而逃。还是把叶神交给张新杰大大应付吧!城市套路深,还是早日回农村吧!

“我只是…想抽只烟而已啊…“叶修只能讪讪收回手,看来今晚是别想抽烟了。

再次醒过来时,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床边。又不是一个讨烟的好人选。叶修在心底撇撇嘴。真不知道是不是沐橙和一群心脏达成了什么共识,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像是在无声妨碍自己抽烟?

“前辈。“

“哦,小周啊。你不用去做笔录?“

“等会儿。“

“哦,好吧。“

突然房间就安静下来。

“等会儿,和前辈一起。“不知道安静多久叶修又听到了周泽楷突然的补充。

“等会儿是多久?“

“有人来。“

“谁?”

“可能是…”

“当然是老夫。”一个人大刺刺的走进来,把一包烟扔给叶修就坐下来。“就知道没烟你小子日子不会好过。”

“得,没白带你折腾那么多年。”叶修一看到烟盒就高兴了,熟练的抽出一根,注意到周泽楷又停了下来,“等会儿抽吧。”

“哟,什么时候还改性了,这还是包子那家伙偷带来的。”魏琛不怎么在意的摆摆手,“开始吧。”



PS:终于写到10了,不知道还会拖多久,之后要进行一次类似于大搬家的行动。。。电脑估计会至少半个月不在身边,更不更得了就看天命吧。瘫倒.jpg



我男神最帅,然而我画不出他三分之一的帅٩(๑ᵒ̴̶̷͈᷄ᗨᵒ̴̶̷͈᷅)و。

第一张厚涂献给了戴英俊✧*。٩(ˊᗜˋ*)و✧*。

练习,练习(ง •̀_•́)ง。

【全职高手】结 9(改编版)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看我都不在七夕虐狗,一发血包接好QWQ。

【其实是不小心在七夕低血糖昏睡了一天。。。被pia飞】

chapter9

“那个女人好像很有自信。”一路狂奔,江波涛却是总觉得背部发凉,仿佛正被什么注视着一般。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荒火。背上的叶修已经完全没了自主意识,瘫软着身体,时不时往下滑。

“左边。”

不知道跑了多久,江波涛只觉得自己已经跑了不短的距离,但仍没能找到新开的洞口。这时周泽楷的一句话直接就毫不犹豫的执行了,等想也没想的冲到左边时,才意识到:“咦?刚才那边是死路吧。”

“精神诱导。”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在刚才,忽然感觉到一种恶心感,下意识就选择了与之诱导相反的左路。果然,眼前就是之前怎么也看不到的新出口。

“快走。”江波涛毫不犹豫的选择走在后面。洞口不是特别大,几乎每一步都会挂蹭到泥土与石子,在皮质的衣物上留下无数刮痕。再次触碰到冰冷的雪地,已经是3分钟以后。

下面已经开始了交火。出于无奈,江波涛尽量调了爆破力度较小的炮弹扔下洞口,却仍受了不少波及。

“嘶——”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三人的身影快速消失在雪地中…

“黄队长,我们真的这样就回去了吗?”说话的是邱非,叶修曾关照过的小子。

没想到叶修那种人还能带出这样有良心的后辈…黄少天在心里默默想着,一边嘴上跑着火车:“我们这是战略性撤退,这次负责营救任务的本来就是江队长那边,既然他和周泽楷叶修已经碰头了,那我们的辅助任务也完成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江队的人也跟着撤退了呢?后面的话自然是并没能问出来。因为,前面又一次遇到了麻烦。

“叶修就是个用睡颜都能嘲讽人的是吧?还连带全队吸仇的那种!再这样下去我不干了,看剑看剑看剑!拔刀斩!哈!”几乎在看见黑影的一瞬间,黄少天的精神向导夜雨声烦就跑了出来,抵住不远处黑雾中一闪而过的匕首。

一大一小的冰雨在雪地上绽放着蓝光,早被迅速推开的邱非握紧手中的烟盒,趁着夜雨声烦的击飞,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蹿出包围圈…

“唰啦——”

“这群人都跑到哪儿去了?这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完没了了啊。”来人缩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雪堆里,掏出怀里的铲子又塞了回去,叹了口气:“转型的阵痛多久能过去啊?”

“点心大大呀,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呢?”

“当然是现在啊!”方锐抖了抖身上的雪花,仿佛刚才分分钟挖出一个洞的不是自己似的,走得那叫一个霸气开朗,忽地转过头对着身后的林敬言就是一个暴栗“艹,你被叶修那老不修洗脑了是吧?点心叫上瘾了?”

“这不是叫顺口了吗?点心大大挺好的一名字啊,总比猥琐方好多了吧。”

“得了,说不过你。”方锐默默的给了林敬言一拳,“等会儿我不抵事可就都交给你了。”

“好的,点心大大!”

“闭嘴吧你。”

“哈哈哈。”

“嘻嘻,队长你说这两个能成吗?”戴严琦在身后盯着两人的背影笑眯眯的对着身旁的肖时钦发问。

“这事你别问我。”肖时钦扶了扶眼睛,掏出定位器确定位置后又一次前进。

“咦?前面有个人影。”方锐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将手伸向了身侧,又在中途转为握拳。

“是谁?雪太大有些看不清。”

“我去看看,”话音刚落,林敬言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雪雾中。

“叮——”是兵器交刃的声音。

方锐随之也冲了上去。

“邱非?”

“黄队还在后面…”一路紧跟不舍的人群让邱非燃起了一往无前的无限斗志的同时也让他耗损了大量体力。

之后跟到的戴严琦第一时间对邱非身上的伤进行了应急处理。

之前那些紧跟不舍的黑影也在和林敬言交刃的第一时间迅速撤退,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点心大大你就去支援黄少天吧,我和队长负责把邱非送回去。”

“好吧。”方锐想也不想的点头,顺着邱非交给自己的手环才联系上黄少天。

“你那边没事吧?”

“没事没事个鬼啊?你来试试在雪地里和一群刺客打架的感觉?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多刺客了?简直是全国的刺客都在这里了吧!”

“那真是抱歉啊,我这边才遇到一批,不过看见我们就跑了。”

“啊啊啊!那之前回援的就是你放来的咯?你们真的不是敌方派来的奸细吗!?”

“当然不是,”一掌击飞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黑影人,“我这不是来了吗?”

这边周泽楷意外的没有遭到多少拦杀,除了突然变大的暴风雪,似乎一切都十分顺利。等到走到训练营门前时,非常碰巧的遇见了戴严琦与肖时钦正带着陷入昏迷的邱非回来。

“这是营救成功了吗?”

“方锐和黄少天那边还没消息呢。”

“这天都要黑了,不派人增援吧。”

“叶修和邱非两个伤势都不轻呢,黄少天那边据说有传讯回来,应该问题不大吧。”

“哎,我也好想和黄少一起出去执行任务。”卢瀚文无聊的对着空气刺剑,巨大光剑被他小小的身躯舞得虎虎生威。

“任务可没你想的那么好玩。”魏琛不知从哪里凑出来对着的小脑袋敲了敲,“倒是块宝。”

“哇!你谁啊!敲头会长不高的!怪大叔!”对着魏琛比了一个鬼脸,卢瀚文就冲去找刘小别pk去了。

魏琛微微摇摇头:“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这时喻文州才扶着虚脱的黄少天走过来:“无知方无畏。”

“快带黄小子下去吧,估计明天是没力气当话痨了。”

“噗,少天听了会哭的。”

“哭个P。”

这时,叶修床边——

“周队啊,叶修没事了,不过精神透支了,你也该去休息了。”

“嗯。”

“周队…”

“嗯。”

你嗯半天倒是动一下呀…医疗兵袁柏清也是无奈了。

他个小医疗兵哪里惹得起第一向导加第一哨兵啊?这第一哨兵就是不走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来吧。”张新杰揉着眉心,这几天已经严重打乱了他的生物钟,而这个罪魁祸首此时却在这里睡着大觉。

“周上校,是时候去休息了。叶修还有几次精神调理,你在这里会有影响。”

周泽楷这才站起身,最后出门时还不忘担心的看了一眼叶修。

“张上校。。。”袁柏青看着张新杰一脸沉重,也不禁有些担心。自己的精神力和叶修的差距不小,只能探到一些边角,并不知道叶修的精神世界是否完全稳定。

“我看不出。”张新杰摇摇头,“叶修把自己的精神世界封闭了。”